2019-05-09 00:18:01 來源: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:余詩泉
核心提示:事實上,劇透引發眾怒這件事,在電視和電影被發明之后就已存在。

參考消息網5月9日報道 英媒稱,《權力的游戲》最后一季目前單在美國就有平均每集3280萬收視觀眾,同時它也成為“反劇透行為準則”的重點管制區域。

據英國廣播公司網站5月7日報道,4月末上映的票房大片《復仇者聯盟4:終局之戰》周圍環繞著近乎強迫癥的防劇透行動。

連電影的主要演員都被蒙在鼓里,在拍攝期間他們只能最低限度地得到自己所演部分的相關信息。

這就是典型的“劇透恐慌”案例。

不過,這種狀況并不是由數字時代所制造出來的,雖然互聯網的崛起的確令它更加突出。

事實上,劇透引發眾怒這件事,在電視和電影被發明之后就已存在。

懸念系列化的先河

提前透露劇情所引發負面反應的事情,可以一直追溯到維多利亞時代的英國。

“這是一個起源于19世紀媒體的話題,”英國埃克塞特大學的英語文學研究員詹姆斯·格林說。

“那時候的人們就像我們現在一樣,認為看虛構小說的快樂前提是不知道故事將會發生什么。”

格林舉了一個例子:1859年由英國作家威爾基·柯林斯創作的小說《白衣女人》。

白衣女人

《白衣女人》書封

這部小說最初是在幾個月的時間跨度里以連載的方式分段發表。這種“肢解”操作意味著分拆推出的章節或者摘要能夠以較低的價格出售,從而令工薪階層更容易消費得起。

這個關于詭計、精神錯亂和犯罪的故事紅極一時。人們會排長隊購買最新發表的章節,甚至有人開盤打賭之后的情節發展。

詹姆斯·格林認為,柯林斯的這部作品就是“劇透恐慌”時代的開端。

1860年,當《白衣女人》以合集的形式出版時,作者曾警告書評人,不要透露書中細節,這在當時是非常不尋常的事。

“在過去的時代,作者不會非常擔心是否有驚喜或者劇情提前透露的問題。”詹姆斯·格林說。

柯林斯的書也帶來了另一個變革,就是開啟了無劇透的評論模式——如今,記者寫一個像《復仇者聯盟4》這種電影的報道時不劇透,已經是一種常規操作。

希區柯克:親自出馬防劇透

到20世紀,大眾傳媒的全面到來,令學者形容的所謂“情感投入”更加滲透到虛構作品的消費上來。

傳奇電影導演兼制片人阿爾弗雷德·希區柯克在1960年的經典作品《驚魂記》里,花了極大的努力來對當中的情節扭轉進行掩護。

驚魂記

希區柯克電影《驚魂記》劇照(資料圖)

希區柯克不僅將他能找到的羅伯特·布洛克同名原著小說全買下來,他還在宣傳過程中不時釋放反劇透的信息。

其中一份印刷出來的廣告上包含了一句呼吁:“不要透露結尾,因為它是我們唯一的結局。”

反劇透文化:時代的產物

雖然導演喬治·盧卡斯在《星球大戰IV:曙光乍現》上映前還樂于談論情節,但是到了后續的《星球大戰V:帝國反擊戰》,事情卻有了重大的改變。

由于1977年的電影取得了出人意料的成功,成為史上最賣座的電影之一,于是1980年的續集就成為一個反劇透的戰場。

《帝國反擊戰》當中有一個意義重大的瞬間:大魔頭達斯·維達向他的年輕對手天行者盧克透露了一個秘密,他們是父子關系。

但是原著劇本當中卻埋下了一個足以令現在的21世紀電影公司驕傲的伏筆。

飾演盧克的演員馬克·漢米爾在2017年曾說:“導演把我叫到一邊,他說:‘我要告訴你一件事。這件事我知道,喬治·盧卡斯知道,而現在我告訴你,你也就知道了。而如果它被泄露出去了,我們會知道是你干的。’”

“然后他把一張紙遞給我,上面寫著‘我是你的父親’,我當時驚呆了。”

漢米爾對他的朋友甚至是合作的演員都保守了這個情節秘密,他們都是在首映時才從電影中知道這個情節。

如今,演員和拍攝團隊都會簽署各種各樣的保密協議,避免在理論上可能影響票房的劇透行為。

社交媒體和大眾傳播令《權力的游戲》這類大制作的劇透風險呈幾何倍數增長。

如果說,維多利亞時代有懸疑系列小說,我們今天也有像《權力的游戲》這樣的電視劇。

凡注明“來源:參考消息網”的所有作品,未經本網授權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。